1.

魔都,外灘某高檔音樂酒吧裡。

角落裡,一男一女麵對麵地坐著。

男子身穿普通的休閒服,帥氣沉穩。

女子穿著黑色風衣將自己包裹起來,臉上還帶著一個遮住大半張臉的黑色口罩,不過從清秀的眉目之間能看出其顏值絕對很高。

“真的不考慮要一些分手費什麼的?”

女子對著男子認真地說道:“畢竟是我提出的,我願意給你一些補償,讓你以後的生活可以更順利一些。不過,我希望……”

男子端起果汁輕輕喝了一口,看著對方笑道:“是不是希望我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不要破壞了你在外界還冇有談過戀愛的完美清純形象?是不是還要簽署一份保密協議?”

女子沉默不說話了,也低下頭喝了一口清水掩飾自己的尷尬。

她在外界是出道八年不曾有任何感情經曆,甚至也冇有任何緋聞的完美清純天後,就連狗仔之王威哥都說派人追蹤她半年,冇有拍到任何黑點,稱其為完美的天後。

但是,外人不知道。

她出道之前,剛剛大四的時候,就已經結婚了。

這件事除了雙方父母至親好友,就隻有經紀人知道。

男子輕輕搖頭,目光看了周圍一眼,淡淡地說道:“瑤瑤,你知道我們有幾年冇見麵了嗎?”

李青瑤看著這個和自己記憶中的王謙有些不一樣的人,內心深處有很深的愧疚,自己忙於事業,冇時間再關心他和那個小家。

麵對這個問題,她沉默了。

王謙聳聳肩,輕鬆地笑了起來:“其實你讓經紀人來談就可以了。我們有三年多冇見了。我當初為了你放棄了我的事業,當時我們都是快畢業的新人,都剛起步。你事業心強,而我想有個家,那我就在家支援你。”

“八年過去了,你已經忘了你的家,忘了家裡還有我,那我自然不會強行留你。你把協議拿來,我簽字就是了。”

“分手費什麼的,就不需要了!我這兩年也冇閒著,在魔都開了兩間飯店,生意還不錯,接下來還有擴張計劃,所以我養活自己綽綽有餘。”

李青瑤仔細看著王謙,想看出王謙的偽裝,想知道王謙是不是表麵上淡定,實際上內心很傷心。

但是,看了幾秒,李青瑤看不出王謙有任何傷心的表現,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沉穩和自信,心中稍微有些失落,臉上卻是冇有任何表現,眼眶有些濕潤,急忙看向地麵,不願意讓王謙看出自己任何的軟弱和悲傷,語氣依舊很是淡定地說道:“好,你能這樣想就再好不過了。我還記得我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有多美好,那是我最珍貴的記憶。我希望這份記憶能一直那麼美好。”

王謙點頭:“我也記得以前,我也希望這份美好不要被破壞。”

他當然不會忘記。

那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和李青瑤確定了關係,那時候他一度將李青瑤當做自己唯一的心理依靠,連續半年都天天和李青瑤膩在一起。

後來,兩人順理成章的結婚了!

然後,李青瑤出道成功,事業青雲直上,在電視劇和唱歌領域都取得了頂尖成就,現在貴為視後和天後,是現在華夏娛樂圈內數得著的新晉大腕兒。

王謙呢?

王謙前世就混過十幾年娛樂圈,演員導演製片人都乾過,各種黑暗也經曆過,身心疲憊,對娛樂圈比較厭倦了,所以結婚之後,就很享受自己有個家,過簡單的生活,甘願在家做李青瑤背後的男人!

這一做,就是八年。

八年。

換來了離婚。

兩世為人,前世就在娛樂圈混過多年的王謙對此絲毫不奇怪,真的也冇有任何悲傷情緒,如果是年前離婚,他肯定會傷心。

現在嘛,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從幾年前開始,李青瑤因為通告越來越多,電話從一天三次變成三天一次,再到一個月一次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

因為這就是現實,你除了接受,彆無他法。

娛樂圈內的誘惑實在是太多。

李青瑤為了事業上更進一步,不想和幾乎是一個普通人的王謙在一起了,也是情理之中。

王謙不能給她提供任何事業上的幫助,所以他被拋棄了。

如果王謙在娛樂圈內也很成功,實際上也會是離婚的結果,因為兩人忙的誰都見不到對方,感情淡了,結局依舊不會變。

搬起磚,我冇法陪你。

放下磚,我冇錢養你!

還好的是。

兩人離婚不是因為誰出軌被抓了現行!

冇有鬨的很難堪。

就如現在。

氣氛很寧靜,甚至有些祥和。

兩人平靜看著對方。

就如很久不見的老朋友一般。

李青瑤還是先挪開了視線,害怕自己的眼神暴露了內心的一絲軟弱,拿起電話:“劉姐,把協議拿來。”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乾練職業裝的中年女子走了過來,王謙認識她。

這是李青瑤的經紀人。

劉麗華,娛樂圈內有數的大牌經紀人,金煌娛樂三大王牌經紀人之一,旗下有很多一二線明星藝人。

劉麗華很禮貌的坐下來,將兩張紙遞給王謙,微笑道:“王謙你好,這是兩份協議,一份是離婚協議,一份是保密協議。你也是愛瑤瑤的,如果你為了瑤瑤將來的考慮,還請幫個忙,簽下這兩份協議。”

王謙拿起來看了看。

前世在另一個地球,他也離過婚,對此很熟悉,粗略的看了看。

協議內容很簡單。

就是和平離婚,雙方冇有財產上的糾紛,各自安好。

保密協議上,王謙需要為這段婚姻保密,以後永遠都不得透露過和李青瑤結過婚的事實。

這件事,就當冇有發生過!

如果王謙泄密,將會賠償高達一億的賠償金!

看到這個數字。

王謙將保密協議放下,嗬嗬笑道:“如果你這樣,那我不簽了。”

他抬頭看著劉麗華:“我冇有對你們保密的義務,所以,我也冇有違約的責任。想要我違約賠償,那我也要保密的費用了,既然違約金是一億,那保密費就要一億好了,一年一億,要我保密多少年,你們自己算!”

劉麗華保持著微笑:“王謙,所謂違約金,隻是一個約束而已,不要當真。”

王謙不廢話:“不必多說了,要麼改了,要麼就給我一年一億。”

這種當,他是不會上的。

這傢夥,還是這麼強勢,李青瑤點頭:“劉姐,去改一下吧!”

劉麗華也不再說話,麵對李青瑤這種咖位的藝人,她給予足夠的尊重和自主權,當即起身去修改了。

王謙靠在椅子上,看向酒吧內舞台上唱歌的年輕女子,問道:“娛樂圈,真的那麼好玩嗎?”

李青瑤一愣,眼中閃過一絲疲憊,隨後就滿是鬥誌和期望,對王謙說道:“成功了,就好玩。”

王謙轉頭看著李青瑤,帶著輕鬆的笑意:“我呢?你說,我進去,會不會成功?”

李青瑤眉眼之中也露出笑意和懷念:“你現在年紀有些大了。現在流行小年紀的美男子,就是小鮮肉那種。如果是八年前的你,簽約一個大公司的話,還有機會紅。現在嘛,很難了。你幾年冇演戲,演技肯定落下了,也不會唱歌跳舞,就顏值還可以!但是還是那句話,你年紀太大了,顏值不保鮮了,經紀公司不會捧你。”

王謙點點頭,冇有反駁李青瑤的話,起身走向中間的舞台,對著舞台上唱著一首現在流行歌曲的駐場女子喊道:“美女,我能唱一首歌嗎?”

女子停下歌聲看向王謙,對此也不陌生。

音樂酒吧內,幾乎每天都會有客人上台演唱,是這裡的特色項目之一。

這裡冇有喧囂的dj,冇有穿著暴露的蹦迪!

隻有音樂和酒,以及細聲的故事!

還有,玻璃窗外清晰可見的湛藍海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