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6章 騎兵對裝甲

第5866章

騎兵對裝甲

在安克維城外的原野上,在那些堆滿了屍體的山地間,戰爭的腳步再一次飛快的逼近。

急促而尖銳的哨子聲斷破了戰場短暫的寧靜,跟著傳來潮水般地呐喊聲,彷彿響徹雲霄。隨著呐喊聲的越來越近,

越來越響,馬蹄聲也越來越密集,好像有無數的巨人在敲打著大地的戰鼓,整個原野似乎都要震動起來。

在安克維東北方的緩緩起伏的原野上,出現了一條細細的黑線,這條細細的紅線越來越大。越來越寬,最終演變成了一塊黑色海洋。在這群黑色的海洋中,迎風招展著奧魯米聯邦軍旗。他們好像熱帶風暴中的波浪一樣洶湧而來,又像決堤的洪水一樣的席捲而來,所過之處,都被紅色地海洋所淹冇。給人極大的心靈震撼感。

隨著紅色海洋的越來越近,所有人終於看清楚了,那是奧魯米聯邦的騎兵部隊。但是,這支騎兵部隊似乎又有些特彆,他們前進的速度特彆快,眨眼就前進了數百米,而且那些衝在最前麵的,不是戰馬,而是駱駝。非洲的駱駝騎兵!

駱駝與馬相比,在軍事上有著一些非常鮮明的優勢。駱駝在飼料上,可以經受長時間餵食粗飼料,並且駱駝本身耐旱能力極強。這在行軍中,其實可以在後勤上為軍隊帶來極大的節剩而且本身駱駝的運載力,讓它們也時常擔任著運輸者的任務。同時,駱駝在地形的適應方麵,表現的比馬更加優秀。駱駝厚實的腳掌,

可以讓它們在流沙以及亂石灘等地形活動,而這對於馬來說,無疑是相當危險。

警戒哨的槍聲越來越密集。

隨著零零星星地槍聲,紅色海洋中有騎兵倒下了。但是瞬間就被後來的同伴所淹冇。他們不幸落地的屍體經曆了無數同伴的踐踏,變成了肉醬。也許在戰爭結束以後,會有人發現他們的血肉已經和大地緊緊地聯絡在一起,密不可分。

林銳摸了摸臉上剛長出來不久的鬍子,又用力的摸了摸下巴。“駱駝騎兵?他們真想用這個來對抗裝甲車?”

那個安莫爾連長依然是麵無表情地點點頭,“這應該是奧魯米聯邦在西北沙漠地區的部隊,應該是屬於克勞德的部隊。專門負責在沙漠邊境作戰和警戒,作用類似於遊騎兵。

單純是騎兵冇什麼可怕的,而且駱駝騎兵本身的發展,受到駱駝的習性影響也是相當大。駱駝的奔跑速度遠低於馬,並且駱駝奔跑時是身體一則同時邁步,因此身體會出現左右搖晃,兩者相加,不僅會造成駱駝騎兵在衝鋒時衝擊力有限,並且騎手很難在駱駝全力衝刺時進行身體大幅度的活動。”

“但是騎駱駝的騎兵,人均幾架火箭筒,就有點麻煩了。”林銳放下望遠鏡。

這些西北非傳統的駱駝騎兵,

用的可不是傳統的彎刀,

而是裝備了火箭筒和自動武器的。

非洲地區,資源匱乏。但ak47和rpg火箭筒的流行程度,超乎想象。

不管是非洲各國政府軍還是各路**武裝,廉價的火箭筒都是武裝標配。

林銳等人想要歸隊已經來不及了,隻好和安莫爾軍的幾台裝甲車固守在小山包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隻看到山下的駱駝騎兵已經蜂擁的湧向安莫爾軍的兄弟們,而安莫爾軍的兄弟們也是嚴陣以待

裝甲車和輕型坦克的輕重武器都對準了前進中的黑色海洋,隻等著一聲令下。林銳親自下令,所有的武器就會密集的開火。

然而,就在黑色海洋快要進入射程地時候,忽然間,他們嘩啦一聲地散開,向四麵八方地分散開來。黑色的海洋瞬間變成了一個個地小黑點,彷彿是在土地上四處奔跑的螞蟻。

“他媽地!狡猾的傢夥1安莫爾軍的連長詛咒了一聲。遠處他所率領的戰士們也都魚貫下去,勇敢的上去攔截那些紅色的小點點。

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混戰。駱駝騎兵雖然人數眾多,速度也很快。但是麵對安莫爾軍強大的機槍火力,還是源源不斷的倒下。當然,在這期間,也有安莫爾軍的裝甲車被對方火箭筒擊毀,不得不從裝甲車裡鑽出來,成為步兵作戰。

林銳有點明白了,吸取了之前那支部隊幾乎全軍覆冇的教訓,這次對方駱駝騎兵的進攻隊形拉的非常開。他們不再以密集的隊形攻擊安莫爾軍地陣地,而是采取了像非洲的遊牧民族騎兵一樣的戰法,就是分散的向心突擊。

由於這些駱駝奔跑速度很快,所以裝甲車的密集火力難以充分地發揮。即使密集火力可以稍微阻攔一下敵人的前進速度。但是彈藥的消耗量也變得很大。

“散開!以連為單位迎戰1林銳下達了命令,向四麵八方發出信號。

安莫爾的輕型戰車立刻散開,各自迎向自己地敵人。這種各自為戰的戰術,並不是臨時采取的也不是林銳的權宜之計,而是經過精心殘酷的訓練的結果。林銳在這支安莫爾裝甲部隊創立的時候,就敏感的意識到,裝甲戰術在各種小城鎮的應用。

敵人肯定會采取騷擾或者分散突擊的手段。儘量爭取小規模作戰,依靠自己嫻熟的地形和技術來打敗這支新組建的安莫爾軍。

尤其是那些遊牧民族,一直是林銳的一塊心玻在非洲曆史上,因為遊牧民族騎兵的存在,實在給這片非洲大地帶來了太多的變數。

另一個就是非洲城鎮環境,當戰車進入城鎮這類的狹窄環境後,就會采單縱隊或雙縱隊,並且分配各車在360度內的責任扇區,但這種做法在有高樓的棋盤式道路規劃的城鎮中並不實用,因為車輛隻要通過路口,武器係統就隻能監視其中一側,讓另一側暴露在威脅之中。

城鎮戰可說是裝甲部隊最畏懼的作戰環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密集的建物阻擋了視野,大幅降低車輛的感知能力以及武器射程優勢,車輛的機動性優勢也無法在城鎮中發揮。此外,城鎮地帶也給予守軍大量可以藏匿和埋伏的地點,如在正確引誘裝甲部隊深入城鎮的情況下,甚至可以搭配地雷、反戰車武器、迫擊炮和狙擊手集中火力,一口氣癱瘓和摧毀大量裝甲部隊。

尤其在人口密集區,道路規畫為棋盤式,這種環境對於裝甲指揮官和士官來說是一大挑戰。

如果遵照條令,當車隊進入城鎮後,各單位以縱隊或雙縱隊的隊形前進,並分配各車在360度內的各責任扇區,以監視所有敵人可能利用的路徑和藏匿點。

然而,敵人的火力卻來自垂直向的屋頂以及兩側的街道,讓傳統的責任扇區冇辦法發揮最佳作用。舉例來說,當采取傳統的縱隊或雙縱隊,戰車在通過一個十字路口時,除了正麵可能被敵人看見外,兩側也可能暴露在敵人視線之中,而正麵的路口雖然可以被後車監視,但戰車的武器係統隻能指向一側路口,另一側隻能暴露在敵火之下。雖然暴露的那側可以靠車長機槍彌補,但效果遠遜於炮塔正對威脅。

林銳的辦法是,讓安莫爾軍死搬硬套一個固定戰術。這個隊形是美軍在伊拉克戰場上發現並且總結出來的,箱型隊列。

采用了混合式的移動-接戰隊形,同時也是雙縱隊的變體,有彆於兩側車輛前後會交錯的雙縱隊,此隊形是彼此並排,且戰車和戰鬥車混搭,形成如陸地戰艦般一樣的箱型隊形,有效地在棋盤式街道環境中提供全方位的監視,並讓裝甲的作用最大化。

雖然這裡並不是城鎮環境,但這樣的隊形可以兼顧側翼和後方,屬於一種防禦性陣型,而且擁有更好的視線。避免這些駱駝騎兵四麵出擊,導致裝甲車較為脆弱的後方暴露在敵軍的火力之下。

隨著雙方的散開,駱駝騎兵和裝甲之間的混戰真正的拉開。

在麵對麵的有組織的作戰中,戰術和組織也許起到了最大的作用,有紀律和有組織是勝利的基本條件,但是在各自為戰的混戰中,個人的技能和勇氣卻是占據了主導的位置。

在這一點上,奧魯米聯邦軍的克勞德也不得不佩服林銳的精明。身為軍人他也明白,如果不是殘酷的訓練,恐怕很難讓一支新軍在這麼快時間內掌握裝甲車隊作戰的複雜隊形。

駱駝騎兵的速度很快,這是它的優點,也是它的缺點。它的缺點就是不好迅速的拐彎,必須有一個比較大的拐彎半徑。

兩名駱駝騎兵剛好從一輛裝甲車的後麵過去,他們手中的火箭筒已經架起,但是強大的慣性卻讓他們無法順利發射。他們胯下的駱駝正在高速的拐彎,在這種狀態下,他們必須牢牢地控製自己的身體,以免被摔倒出去。

但就是這一個延遲,兩個騎兵和他們的駱駝都被大口徑機槍打得血肉模糊。

一連串的射擊,密集的子彈將迎麵而來的駱駝騎兵打得暈頭轉向,好像雨後的桃花,紛紛墜落。

但數量眾多的駱駝騎兵也擊毀了部分裝甲,他們手裡的火箭筒也不是吃素的。火箭筒作為一種輕便的反坦克武器既十分普通,又最難防禦。

這還是安莫爾軍的裝甲上加焊了柵格裝甲的結果。這種看起來像是鐵籠一樣的格柵裝甲,距離車體46毫米,格柵間距離為50毫米。

蘇聯的rpg-7,它的推進方式是最初大概100米左右是慣性推進,時間達到一個閾值之後,火箭再點火進行加速,所以當離著距離比較近時,火箭並冇有點燃隻是憑藉慣性,大概一百多米每秒的速度。它的引信是接觸引信,它前麵有很長的一個尖頭,那個是引信,如果它冇有直接碰上東西的話,是不會炸的。

由於rpg-7式40毫米火箭筒發射的是超口徑70.5毫米或85毫米的火箭増程破甲彈,這樣,火箭彈彈體前部的椎體撞擊到格柵裝甲空格處時,不會撞擊引信壓電晶體,從而無法引爆戰鬥部。

普通的格柵裝甲對rpg-7的有效防護率可達60%。十分適合參加巷戰的戰車和輕型裝甲戰鬥車輛。但是其對動能穿甲彈防禦能力幾乎冇有。

可以說是專門用來針對rpg火箭筒的。

而這些駱駝騎兵最主要的攻擊手段,就是他們手裡的rpg火箭筒。

其實所謂的駱駝騎兵打裝甲,基本相當於是敢死隊式的衝鋒。就是不顧死活,衝上去對著裝甲車發射火箭筒。

要麼死無全屍,要麼乾掉對麵的裝甲車。當然怎麼衝鋒,怎麼規避裝甲車火力,這是一個技術活兒。通常這些駱駝騎兵采用的方式就是快速分散,向側翼迂迴,甚至繞到後方進行襲擊。

但林銳這種專門針對城鎮巷戰地形的箱型隊列,卻將一個個裝甲連隊變成了一個小的團體作戰。利用火力優勢,儘可能封堵住了多個方位。雖然也被擊毀了幾輛裝甲車,但大部分駱駝騎兵被打得死無全屍。

而且駱駝是一種嗅覺很敏感的生物,它們對於同類的血腥味有著本能的恐懼。剛開始還好,但大量駱駝騎兵被擊斃,這樣的血腥環境,讓駱駝開始失去冷靜。

即便是訓練有素的騎兵也難以順利控製他們。戰局本就是一邊倒,現在倒的更徹底了。剩下的騎兵開始亂了,他們的火箭筒發射效果不好,一方麵是駱駝奔跑時的顛簸,使得他們的準頭很差。另外一方麵,安莫爾軍的土製柵格裝甲也是限製火箭筒威力的一個很大原因。

很多火箭彈被柵格裝甲的鋼條阻斷爆炸引線,甚至有的直接卡在柵格裝甲中間,冇法保證。即便是爆炸了,因為距離裝甲有段距離,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而奧魯米聯邦軍的騎著駱駝發射的榴彈,更加冇有好效果。這東西本身是對付步兵的,安莫爾軍的裝甲質量雖然差點,但好歹能防這種榴彈的破片殺傷。

但那些裝甲車甚至坦克的火力,對駱駝騎兵可是超級大殺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