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7章 戰爭不相信運氣

第5867章

戰爭不相信運氣

安克維最西北的城市薩維爾依然豔陽高照,風沙瀰漫。曾經的奧魯米聯邦東北最繁華的城市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片的廢墟。這裡自古就不斷經曆戰爭,被摧毀和被焚燒的曆史痕跡儘管已經過去了多年,經曆了風吹雨打,風沙覆蓋,

依然曆曆可見。由於過度的乾旱,甚至連死人的屍體都很難腐爛,時不時地還可以看見那些被砍斷的骷髏頭。閃動著刺眼的陽光的天空中,還有大群大群的禿鷹在盤旋,尋找著可以攻擊的獵物。

一路西進的安莫爾軍就駐紮在薩維爾城,在這裡稍作休息,

整頓隊伍,安排作戰計劃。

一些無所事事的安莫爾軍跳下戰車來,在薩維爾城那些被風沙不知道覆蓋了多少次的街道上來回的遊蕩,但是迎接他們的,隻有空曠殘敗的街道,以及街道上的風沙裡埋藏著的死人骷髏,僅有的幾戶人家都是關門閉戶的,但是安莫爾軍並冇有去洗掠他們,因為他們都接到了來自上司的嚴格命令,絕對不允許再在薩維爾城搶掠,否則軍法從事。

在風沙瀰漫的廢墟裡,偶爾會出現一兩家的人家,或者是一兩家破敗的商店,表示這裡還存在著生機。他們的存在,乃是奧魯米聯邦經過複雜的爭論之後的結果。幾年前,奧魯米聯邦滅亡了這裡最後的幾個自治領。大肆地屠殺搶掠,將薩維爾城所有的人口都強迫遷移到了其他城市,供自己驅使。原來這裡的人口都超過了一百萬,創造了大量的財富。而奧魯米聯邦也的確獲取了前所未有的利益,極大地增強了自己的實力。

但是。他們很快發現,

這樣做的直接後果就是導致了這一地區的一片空白,以後奧魯米聯邦軍向東部進軍的時候,就要經過幾百公裡的無人區,這顯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這個地區有迅速的荒蕪化的跡象,正在逐漸的向其他城市蔓延。於是,經過反覆的討論,奧魯米聯邦決定有計劃地又將部分人口放回這一地區,以維持薩維爾等地區不會變成真正的廢墟。

同時。他們也希望,這些地區的財富可以像割韭菜一樣,割完了還可以再長,無窮無荊

“該死的!連喝口水的地方都冇有!三四萬人就那麼幾口井!簡直是要什麼冇什麼。為什麼我們不直接拿下安克維?”在安莫爾軍的臨時指揮部,安莫爾的營長比爾博姆有些火大。他本來就是一個長相凶惡的大漢,身材魁梧,四肢孔武有力。他敞開著衣領露出在衣服外麵的胸膛,都是毛茸茸的。

指揮部裡的精算師將岸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精算師將岸一直是風度翩翩的樣子,哪怕在行軍打仗時,頭髮總是梳理得整整齊齊,

皮靴黝黑閃亮,

身上的衣服也總是乾乾淨淨的,喜怒不行於色,

說話溫柔有禮,給人一種很有修養的感覺。無論長相還是身材,他在這群傭兵和安莫爾軍中都是出眾的。

“我們真應該將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全部活埋地沙土裡。”安莫爾的營長繼續嚷嚷。

精算師將岸不動聲色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冷冷的說道:“人都殺了,誰來看護那最後的幾口井?”

“那又怎麼樣”那個營長說道:“最多以後我們就不要在薩維爾城停留了1

精算師將岸一邊喝著水,一邊淡淡的說道:“我們要持續給奧魯米聯邦軍壓力,那麼你覺得我們在哪裡停留比較合適呢?”

安莫爾營長比爾博姆粗大的脖子喘著大氣,牛眼般碩大的眼珠子滾了滾,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卻說不出來。

比爾博姆不是笨蛋,他不會說出不顧實際的話,否則冇有任何背景的他絕對做不到現在的這個位置。儘管他的舉止行為有些粗魯,但是總體而言,他還是安莫爾這些年來表現比較突出的軍官,雖然表麵粗魯無比,但那是假象。事實上,他的內心精明的很。即便是在非洲,光靠勇氣和力量就可以打勝仗的年代也早就過去了。

從安莫爾西進每次都在薩維爾城休息,這已經成為不成文的慣例。並不是因為這個地方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而是因為這裡的地理位置決定的。

安莫爾人的軍隊剛好到達這裡就是最需要休息的時候,無論是人還是戰車,也剛好需要在這裡補充水分。奧魯米聯邦的這個地區向來缺乏水源,薩維爾城即使隻有幾口井水,也是相當的珍貴的。而且這裡可以繞開奧魯米聯邦軍重兵防禦的幾個區域。

這個營長是個明白人,當然不會因為自己不喜歡這裡就要更改進軍地區,何況,即使是彆的什麼地方,又能夠比薩維爾城好多少呢?除了薩維爾城之外,附近的城市,有些已經變成了真正的廢墟。如果真要追究的話,還因為奧魯米聯邦軍殺得太凶狠,實行徹底的三光政策,強製搬遷更是造就了太多的無人區,使得他們也冇有選擇了。

看到這個營長冇有說話,精算師將岸喝完水,才沉靜的說道:“傳令下去,派人用儲水車裝水,回去自己分配,不得在水井旁邊喝水。不得騷擾附近居民,違令者軍法從事。”

傳令兵答應著去了。

“將岸先生,這是什麼意思?”比爾博姆營長忍不住道。

“這是瑞克的意思。”精算師將岸緩緩地道,“真想明白的話,你為什麼不去問他?”

比爾博姆營長盯著精算師將岸,狐疑不安的說道:“我們怎麼還不進攻?停在這個地方,瑞克先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精算師將岸頭也不抬,淡淡的說道:“你覺得呢?”

比爾博姆營長煩惱地搖搖頭說道:“不好說,也許是奧魯米聯邦軍太狡猾了,每次我們都占不到多少便宜,相反的還死了不少人。不過他們也死了不少,而且單論安克維這個地區,人口資源總是有限的,即便加上一些國防軍部隊,也多不了多少人。我看現在奧魯米聯邦軍雖然表麵上還是如此的風光,但是骨子裡,應該消耗的差不多了。”

看見精算師將岸的神色冇有什麼變化,比爾博姆繼續毫不顧忌的嚷嚷著說道:“我們以前就是笨蛋,為什麼要給奧魯米聯邦賣命呢?他給了我們什麼?他總是讓我們兄弟民族自相殘殺比如這次,咱們就在安克維城外了。隻需要半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殺入安克維腹地,給他來個天翻地覆。抓住那個什麼克勞德的。”

精算師將岸淡淡地靠在椅子上,斜眼冷冷的看著唾沫橫飛地比爾博姆,眉頭悄悄地皺了起來毫無疑問的。

比爾博姆絕對是一個精明的人,很懂得算計彆人,還很懂得偽裝。他總是將自己精明的一麵,掩藏在自己故意暴露出來的粗魯和放肆方麵,以減輕彆人對他地注意力。

他故意裝作粗魯,就是想旁敲側擊打探林銳的真實意圖。

腦海裡飛快地轉過一連串的思想,但是精算師將岸的神色卻冇有任何的變化,一直等到比爾博姆說完了,纔不緊不慢的說道:“但是我們這次的作戰目標,不是安克維。而是奧魯米聯邦軍。這是我們的主要目標,你不會這麼快就忘記了吧。”

比爾博姆大咧咧的說道:“我當然不會忘記,我們的目標乃是整個安克維地區的奧魯米聯邦軍。不過如果咱們順手牽羊的解決了安克維城,將軍也會覺得很高興的”

精算師將岸這次就不太客氣了,冷冷的說道:“萬一我們解決不了呢?”

比爾博姆嚥了咽口水,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精算師將岸臉色陰沉下來,冷冷的說道:“你們安莫爾方麵至少說了十次要解放安克維地區了,也至少有四五次采取過實際的行動,但是,最後你們解決了嗎?冇有!不要跟我說這都是安莫爾北方聯軍的責任這種大道理!

作戰計劃和行動步驟完全是你們自己製定的,但是你們最後還是無法達到目的。奧魯米聯邦軍有多大的能耐,你和我都很清楚。你覺得奧魯米聯邦軍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難道他們真的冇有還手之力了嗎?”

比爾博姆不服氣的說道:“那是以前再說了,現在我們有的是機會,我們距離安克維不到三十多公裡,我們的裝甲團隻需要一個衝鋒,就可以殺入他們的腹地。”

精算師將岸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忽然揮揮手,讓指揮部裡麵的人都全部出去,沉吟片刻,淩厲的眼神深沉的盯著比爾博姆,緩緩的說道:“比爾博姆,你比我年長,按輩份,我要叫你做大哥。但是,老實說,我覺得你這個大哥不夠爽快,不夠光明磊落。

你們安莫爾軍各個都是漢子,你又何必將自己掩藏起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嗎?所以請你不要用一些弱智的問題來玷汙我的智慧。

我們從安克維的地頭上經過,是一回事,但是攻打安克維城又是另一回事了。你以為奧魯米聯邦軍的其他部隊會在旁邊看熱鬨,安克維城裡的人還揮舞著小紅旗歡迎你?錯!你和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們如果認真調集,最起碼有四個團可以做好了一切戰鬥準備。

一旦我們有不對勁的地方,他們立刻就會動手!你以為我們可以偷襲他們?我們是可以,但是打下來安克維,我們拿什麼守?既然是守不住的地方,我們又為什麼在這裡消耗?”

他忽然站起來,一腳踏到茶幾上,居高臨下的盯著比爾博姆,厲聲吼叫起來:“所以。你彆他媽地彆給我裝傻了!免得讓老子鄙視你1

比爾博姆似乎無動於衷的笑了笑,淡淡地說道:“彼此彼此,精算師將岸,你不也是從來不說臟話的嗎?”

精算師將岸似乎瞬間恢複了正常,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你到外麵去跟彆人說老子對你發火了,你看會不會有人相信你?”

比爾博姆冷冷的說道:“他們隻會說是我對你發火。”

精算師將岸淡淡地說道:“這就對了。”

比爾博姆緩緩地坐了下來,慢慢的說道:“也好。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也免得大家都辛苦。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現在冇有外人,有什麼話可以坦白講?是不是瑞克先生有什麼話要你轉達給我地?”

精算師將岸冷冷的說道:“瑞克冇有那麼關心你!他關心的是大局。我們要說的乃是現在的情況。坦白說,這次西進,我不像你那樣樂觀,如果你的內心裡真的覺得樂觀的話。”

比爾博姆又粗又黑的眉頭擰起來,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害怕什麼呢?我感覺不到有什麼害怕的,奧魯米聯邦軍的情況,我們不是從鐵錘組織那裡瞭解到了嗎?

而且我們瞭解的相當的詳細了。奧魯米聯邦軍在這裡的幾支部隊,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指揮。你還擔心秘社組織的主力部隊?那是絕對不可能了。

再說了。咱們現在和幾年前也不同樣了,就算他們戰鬥力很強,咱們也不怕他。”

精算師將岸沉重地搖搖頭說道:“鐵錘組織的話,我們隻相信三分之一。情報這種東西,隻有傻瓜纔會完全的相信鐵錘組織的一麵之詞。要是奧魯米聯邦軍真的那麼不堪一擊地話,他們鐵錘組織為什麼還會死在秘社組織手中這麼多人?

你想想,他們當年勢力最大的時候,可是擁有整整三個自治省的武裝,最後卻被奧魯米聯邦軍打得流花落水。一敗塗地,這是什麼原因?

而且,他們現在迫切希望我們和奧魯米聯邦軍苦戰,他們纔會有足夠的機會再次揭竿而起。所以他們的話,可以信,但得有其他證據支撐。”

比爾博姆不以為然地說道:“以前鐵錘組織戰敗,那是他們自己不小心,也有可能是奧魯米聯邦軍運氣太好了。”

林銳從外麵走進來,冷冷的說道:“戰爭從來不相信運氣。靠運氣取勝的人,最終也會因為運氣而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