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9章 有預謀伏擊

第5869章

有預謀伏擊

林銳和炮兵觀察員握了握手,勉勵這個年輕人好好的乾,言語間十分的懇切。他很快就從他身邊走過去了,和每個守備在要塞上麵的安莫爾戰士們握手,鼓勵他們要英勇奮戰。

“那個人是誰?”身邊的人問這個炮兵觀察員

“啊?你不知道,那是軍事顧問團的瑞克萊恩先生1

其他士兵微微一驚:“啊?三叉戟公司的老闆也上前線來了?”

“那算什麼?我告訴你,他可是個非常不起的戰士1

那個炮兵觀察員還要說些什麼,忽然間,他的耳朵裡感覺到一絲絲的空氣震動的聲音,似乎空氣中又一陣陣的波浪迎麵而來。這種輕微的震動越來越激烈,開始感覺到震動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們都開始敏感的看著要塞前麵的小路的最遠方。

敏感的人開始認識到,敵人來了。

林銳和兩個營長的頓時臉色凝重起來,其餘的戰士們也都在各色各樣的哨子聲和喊叫聲中快速的進入各自的戰鬥位置。ak47步槍拉開了槍機,士兵的手指也扣在了扳機上;輕重機槍的保險也全部打開,正副射手各就各位。重型機槍乃是陸軍戰士們最為信賴的武器,它們高大的身軀和長長的子彈鏈給人異常安全的感覺,旁邊還有戰士拚命的搬運機槍的子彈;迫擊炮的炮手們將迫擊炮炮彈放到了炮口上,隻要一鬆手,炮彈就可以發射。

幾乎每一個人都能夠感覺到自己心臟的跳動頻率大大的加快了。

奧魯米聯邦軍終於來了!

炮兵觀察員迅速的貼近了觀察儀,從觀察儀裡麵審視著敵人的一舉一動。

炮兵觀察儀其實就是一台精密的望遠鏡,要比一般士兵所用的望遠鏡還要更加的精密和遙遠,三千米以外的物體彷彿就在眼前,甚至連那裡搖晃的狗尾巴草在微風中搖擺的每一個動作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從觀察儀裡麵看過去,奧魯米聯邦軍鋪天蓋地的到來了。最先出現在觀察儀的視線儘頭的,乃是一麵迎風招展的奧魯米聯邦軍旗,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醒目。跟隨著軍旗出現的,乃是風捲殘雲一般蜂擁而來的奧魯米聯邦士兵,他們密集的車隊好像是地獄裡的魔鬼,騰然的出現在大地之上,土黃色的車輛,架著猙獰的槍炮,似乎是惡魔的使者。

奧魯米聯邦士兵都乘坐著運兵卡車,有的車輛還拖著沉重的裝備,風一樣的進入了前麵的空地。那是一片伸展的土地,空蕩蕩的,隻有無數的狗尾巴草在風中儘情的舒展著自己的身軀。然而,奧魯米聯邦軍密集的車輛從狗尾巴草上麵踏過,將它們全部的陷入還帶著泥濘的土地裡。

太陽忽然躲入了雲層裡,天地間灰濛濛的一片。

風停了,天地間開始窒息。

炮兵觀察員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眼睛死死的盯著炮兵觀察儀上麵的刻度。

三千三百米米

三千二百米

三千一百米

這個年輕的觀察員感覺到自己的腦海裡充滿了異樣的感覺,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一台精密的機器,無數的數據在他的腦海裡盤旋,在他的腦海裡交彙,最後融合成一連串清晰的數字。他迅速的放開炮兵觀察儀,拿起電話尖聲的吼叫起來:“一千一百密位,距離兩千六百米,請求炮兵校射1

或許是他的聲音過度的緊張和嘶啞,在沉悶的空氣裡麵穿透開去,林銳和精算師將岸兩個人都聽到了,他們立刻轉過身來,看著忙碌的好像發瘋似的唐衝。

也就在這瞬間,空氣中傳來一聲尖銳的炮彈劃過長空的聲音,一顆炮彈落在了大量行進中的奧魯米聯邦軍車隊中,爆起一陣濃濃的黑煙,在黑煙附近的範圍,奧魯米聯邦軍的車隊出現了一點點地混亂。

林銳從望遠鏡裡麵看過去,可以看得出是一小群的奧魯米聯邦軍慘叫著跳下了車輛,但是後麵的同伴們在飛速的前進中,很快的將躺在前麵的車輛和屍體擠開到路邊,一切又恢複了原樣。

奧魯米聯邦軍的指揮官克勞德應該也聽到了爆炸的聲音,但是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隻是對著遠處望一眼,然後就揮手,指揮部隊繼續的前進。

後麵的士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指揮官示意繼續前進,他們就繼續潮水一般的湧向前方。

炮兵觀察員覺得似乎血液一下子湧上了自己的腦袋,他幾乎是用緊張過度的嘶啞聲音叫起來:“距離兩千六百米,一千二百五十到一千三百三十密位,全速射擊。敵人太多了。”

林銳和精算師將岸兩人急急忙忙的走入指揮所,尚未來得及說話,兩人就忽然覺得天空好像撕裂開來,似乎有無數的尖銳的物體劃破了沉悶的天空。那是一種帶著死亡的氣息的聲音,好像是死神的呼嘯,又好像是地獄裡釋放出來的鬼哭狼嚎。

轟隆隆,轟隆顱

綿綿不斷的爆炸聲在高速行進的奧魯米聯邦軍隊伍中爆炸開來,陣陣煙浪籠罩了前麵兩千多米的地麵,將那裡變成一片硝煙瀰漫。在瀰漫的硝煙中,爆炸引發的火光似乎比剛纔的太陽還要耀眼,每一顆炮彈的爆炸似乎都引起了大地的震動,持續不斷的爆炸好像大地在不停的顫抖。

在硝煙瀰漫中,無數的物體飛了起來,有的高高飛入了天空之中,然後在眾人的視線注視中以不規格的曲線落下,有被炸碎的奧魯米聯邦軍的屍體殘骸,也有整輛被炸飛起來的車輛殘骸,還有碎裂的卡車篷布,以及無數的塵土砂石。

很多碎片就好像是在爆炸的氣浪中飛舞的樹葉,輕飄飄的,在半空中做出各種不同的轉動姿勢,但是最後都是毫無例外的頂端朝下的狠狠地砸入潮濕綿軟的泥土中。

奧魯米聯邦軍滾滾的洪流就這樣瞬間被截斷。

100毫米口徑和152毫米口徑的炮彈好像雨點一樣地落在了奧魯米聯邦軍的隊列中。將那片地區變成了一片血與火交織的死亡海洋,凡是從那裡路過的奧魯米聯邦軍士兵,就好像是在烈火中跳舞的勇士,除了極少數的幾個人,其餘地都踏上了不歸路。

他們來的時候是如此的凶橫,死亡的時候也是如此的直接和乾脆。有很多坐在運兵卡車裡的士兵甚至還冇有明白髮生什麼事,就已經粉身碎骨。

在埋伏守備的安莫爾戰士們看來,幾乎是在瞬間,那片土地上就堆滿了各色各樣的屍體,猛烈的炮火將奧魯米聯邦軍的和他們的車輛都撕碎了,但是後來的同伴依然是視死如歸地向前,他們穿越在炮彈落下的空隙,在一個一個的彈坑中跳躍馳騁,力求穿越死亡的封鎖。有地人成功了,帶著渾身的硝煙脫離了炮彈的封鎖。但是更多的,卻是被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身邊的炮彈炸上了半空。

密集地炮火打成了一片肉眼可見的火牆,將兩千米到兩千六百米的距離割斷開來。蜂擁前進的奧魯米聯邦軍,就好像是滾滾而下的洪水,忽然遭遇了堅不可摧的大壩。被死死的堵在了大壩的外麵。隻有偶爾的幾個人,零零星星的,僥倖的穿越了大壩的縫隙,出現在埋伏的安莫爾戰士們的麵前。

“好!媽的!這下子夠這些聯邦的混蛋受的了1比爾博姆營長激動地拍打著身邊另一個軍官的肩頭,幾乎將他打了一個趔趄。他從隱蔽的觀察所往外看。可以看到那些零零星星的穿越炮火封鎖線的奧魯米聯邦士兵,也被嚴陣以待的安莫爾軍戰士們搶先打倒了。

幾分鐘之後,安莫爾軍的炮火有所減弱,那是部分老式榴彈炮的炮管需要輪流的冷卻降溫,不能繼續同時地發射了。炮彈落下的密集度減弱了的情況很快就被奧魯米聯邦軍發現了,他們似乎覺得安莫爾軍已經是強弩之末,於是發動了更加猛烈的衝擊,原本有些退縮了的奧魯米聯邦士兵立刻又開始像潮水一樣的密集的湧過來。

炮彈還是源源不斷地落在敵人的隊伍中,將這些奧魯米聯邦軍炸得人仰馬翻,七零八落,在半空飛舞的殘破身軀成就了最美麗最悲壯的風景。但是,就總體而言,能夠成功的穿越炮火封鎖線的奧魯米聯邦士兵越來越多了。

從炮兵觀察儀裡麵看過去,幾乎可以看清楚每一個奧魯米聯邦軍黑沉沉的臉,他們本身就是黑人,現在更是被硝煙浸泡過了的黑。猙獰凶悍的奧魯米聯邦軍,成功的穿越炮火封鎖線之後。立刻表現出了瘋狂勇武的氣概,舉起武器紛紛衝向安莫爾軍的陣地。

但是林銳根本不理睬他們。

偶爾的漏網之魚,乃是他手下的三叉戟公司兄弟們的事。這些傭兵常常眼高於頂,目空一切。覺得安莫爾人戰力太差,根本冇有勇氣和敵人直接麵對麵地短兵相接,這些奧魯米聯邦軍的士兵就交給他們去搞定好了。他們自然會用最拿手的60毫米迫擊炮,還有輕重機槍構築的交叉火力來搞定他們。

林銳手下的那些傭兵,對於60毫米口徑地炮擊炮情有獨鐘。這可以說是他們兄弟們生死與共的夥伴,也是他們走到哪裡攜帶到哪裡的唯一的重武器。m2重機槍的體積太大,也太笨重,除非是車載或者直升機,否則是無法機動作戰地。倒是輕機槍可以使用。隻需要有足夠的彈藥,每一把輕機槍都是一個移動的火力點。

很多安莫爾士兵都夢想做一個操縱輕機槍的機槍手,可是他們的技術實在不能跟這些經常泡在戰場上的傭兵相提並論。

果然,傭兵們裝備的60毫米口徑的迫擊炮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射擊。迫擊炮的炮彈落在不足千米的距離。零零星星的爆炸,阻攔著那些漏網的奧魯米聯邦軍車輛,不時地有奧魯米聯邦軍從車上掉下來,或者是從被摧毀的車上跳下來。

隻可惜,這些的爆炸威力完全地被炮兵的加農榴彈炮的巨大轟鳴所掩蓋,根本冇有人注意到它們的存在。

僅有的幾十個奧魯米聯邦軍在靠近陣地的時候,又遭遇到了嚴陣以待的輕重機槍火力的掃射,奧魯米聯邦軍的勇士們紛紛好像落葉一般的墜落在塵土之中,失控的車輛歪倒在時不時地還有炮彈落下的空地上。

奧魯米聯邦軍的指揮官克勞德不斷地接到來自前方的傷亡報告,但是還冇有完全明白了眼前發生了什麼事,他的臉色蒼白的可怕。在他的眼前,在不遠的地方,有一道不斷爆炸的火海。凡是從那片火海中經過的奧魯米聯邦軍,幾乎都要被惡魔般的爆炸撕碎,屍骨無存。

然而,他並不知道那究竟是為什麼。

他知道那是大炮的爆炸,但是情報不是說安莫爾軍隻有兩個裝甲營麼,究竟是什麼時候又多了這麼多的大炮,有了這樣凶猛的威力呢?

克勞德已經忍不住親自到了最前線去察看,他也覺得今天的事情實在太出人意料了,安莫爾軍的炮火居然如此的凶猛,簡直是聞所未聞。從傷亡報告來看,那個衝在最前麵的奧魯米聯邦軍車隊已經損失過半,連他們的幾個基層軍官也已經死於非命,屍骨無存,殘餘的士兵亂成了一團,頭腦發熱,憑著一腔血勇,隻知道拚命地向前湧,結果白白的送命。

“暫時停止進攻。”克勞德從前線回來,當即下令停止了攻擊。

潮水般湧來的奧魯米聯邦軍又潮水般的退去。

但是奧魯米聯邦軍並冇有退很遠,這意味著他們很快又要發起進攻。

安莫爾的炮兵觀察員在炮兵觀察儀裡麵使勁的尋找敵人的蹤跡,結果遺憾的發現,敵人已經開退縮到了。

“他們很快就會重新發起攻勢的,不過你也不用這麼緊張,他們到來的時候會有跡象的。林銳在通訊頻道內儘量的想要這些安莫爾官兵們放鬆自己的心情,免得過度的緊張影響了判斷和計算能力。

各級軍官也開始再次檢查戰備,訓斥那些剛纔還極度緊張而現在又過度放鬆的戰士們,督促他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好一切地戰鬥準備。有幾個安莫爾戰士站到了戰壕的上麵,居高臨下的藐視敵人的存在,結果也被喝令下來,乖乖的趴在戰壕裡,將手指摳在了步槍的扳機上。

(本章完)